迫曦

不能吃太胖喔,會被殺掉的。

© 迫曦 | Powered by LOFTER

【青黃】春華秋實

《 春华秋实 》 

—— 春华 —— 

推荐BGM:岩井俊二 – Jellyfish


青峰大辉觉得自己这一天衰透了。 

先是一大早出门就被路边不知道打哪儿来的小女孩拽住,哭著喊“爸爸”。问她家庭住址爸妈电话也是一问三不知,还被路过的一大妈满脸担心地问道:“有什麽需要帮忙的吗?”再怎麼说也勉强称得上是尊老爱幼的他表情僵硬地笑著回绝了,心里想的却是卧齤槽哥不是被当成人贩子了吧……善心大发的他决定当一回护花使者,把小女孩带到了附近的警局,然而意外发现小女孩的家长居然就在裏面,脸上是一脸的著急。后来接受完家长的感谢,正要走时被身后小女孩甜腻腻的一句“谢谢黑皮叔叔,黑皮叔叔再见!”给震得差点吐血。急匆匆地赶到公交车站,等了十几分钟也不见来车,於是只好改搭乘出租车,没想到在接近目的地的拐角处堵车了,情急之下他连忙交了钱,下车后一路狂奔十分钟。当终於抵达目的地海洋馆时,他气喘吁吁地用衣袖擦拭额角的汗,抬起头正对上女友怨念的目光。 

青峰大辉觉得自己真齤他妈衰到家了。 

“大辉君,又迟到了呢。” 

女友从售票口处慢悠悠地向他走来,如是说著。 

最终的结果就是,半小时后青峰大辉独自一人徘徊于海洋馆内。 

想起女友临走前泪眼汪汪地抛下的那句“大辉君你根本就什麽都不明白!”他就不由得感到头痛了起来。都跟她说了路上有事了,还非得把新帐旧账自己的那些“不良”表现都一一翻出来。女人什麽的,麻烦死了……青峰大辉看著展览出的自由自在地游著泳的小丑鱼,默默地叹了一口气。 

从热带雨林区一直被人潮挤到了白鲸区,要说在来这里之前没有那麼一点期待也是骗人的,可等到实际置身於此时,才发现原来只单自己一人来参观海洋馆是如此的无趣。他听著那几只大型白色哺乳动物传遍整个大厅的尖锐叫声,觉得怎麼听怎麼想小孩子嘤嘤嘤的哭闹声。 

青峰大辉突然就想起来多年前他的青梅竹马桃井五月曾对他说过的一句话:“阿大不可以让约会对象等太久啦,这样对别人来说是很失礼的哦。” 

浅粉色头发的女孩的叮嘱仿佛仍历历在目,不过那时的约会对象不是今天这个罢了。 

现在回想起来,中学时期的自己简直就像是一个幼稚的小鬼,虽然现在也没成熟到哪里就是了。笨拙的他始终没学会如何正确去表达自己的心情,是自己一次又一次地伤害了那个人,才造成两人最后的分道扬镳。后悔?掰掰手指头数数,自打他们初中毕业的那个暑假分手,到现在也有三年了,都分开这麼久了,事到如今再提后悔也毫无意义。但愧疚,他想是有的。 

其实倒也不是没想过要跟那人和好,只是骄傲如青峰大辉不知该如何开口而已。有好多次都想把那人叫出来好好谈谈,举起手机,脑海里却不由自主地浮现出那人当初明明已经眼泛泪光,但还是硬撑著微笑地说:“小青峰……我们,算了吧。”的模样。然后,青峰大辉又想起了那人在对他说出“不再憧憬”的宣言后,输了比赛哭得不能自已的脸。青峰大辉悲哀地发现,在这种时候,那人的泪水竟如同海潮一般地淹没了他们过往的岁月,回忆经受了浸润而变得沉重。他凝视著手机联络簿上那人的名字,觉得那两个字在小小的屏幕上被无限放大。他想,在那人向他提出分手后,假如自己当时能够追上去,狠狠地把那人压制在墙上吻住,兴许就没事了呢?可惜,多少是年少轻狂。无论现在再试著去弥补什麽,或许都太晚了。 

青峰大辉这才意识到,他是多麼的怀念与那人一起one on one的那些时光。 



“你根本就就什麽都不明白!” 

耳边突然就传来了这一句,还伴随一个清脆的耳光声。 

这年头的女孩子提分手的台词都一样的吗……青峰大辉无奈了。唯一值得庆幸的就是起码自己没有被扇一巴掌。一个打扮时髦的年轻女孩子从他身旁怒气冲冲地大步闪过,背包上的金属扣环还不小心敲到了自己身上。他呲了呲牙,决定回头去看看是哪个可怜的小哥也被女友给甩了。心想兄弟虽没有同享福,但至少共患难。 

於是,就看见了,那人标志性的一头金发。 

青峰大辉果断地把头扭了回来,双手掩面顺带揉揉眼睛。感到此时此刻在他心中有一千只草齤泥马正奔跑而过。 

等他再度回过头时,十分喜闻乐见地与那人对视了。他看见那人的瞳孔逐渐放大。很好,看来他们两个都没想到会有今天。四目相交之间,深感自己的眼睛就快被那头金发给闪瞎了。 

卧齤槽……! 

现年十九岁的青峰大辉承认,他真齤他妈没做好心理准备,真的,一丁点儿都没有。 

终究还是那人先开的口。黄濑凉太抚过被扇红的脸颊,脸上还挂著无所谓的笑:“小青峰怎麼会在这里?” 

“来看看。”他现在只想摸摸那人脸上发红的地方,问他疼不疼。 

“自己一个人?来看龙虾?” 

“……” 

青峰大辉决定转换话题:“刚才那个女的是?” 

“哦,她啊。我女朋友。”黄濑凉太歪著他金黄色的脑袋,稍作停顿后又接著说,“啊,也许该说是前女友了。” 

青峰大辉真搞不懂为何黄濑凉太现在能笑得出来,还笑得这样不以为意。 

“你……还好吧?” 

“有什麽不好的啊。”那人笑了笑,微微垂下他的头,紧紧盯住地面也不知道到底在想什麽。从这个角度,青峰大辉能清晰地望见那人浓密的睫毛。 

“其实,我今天也刚跟我女朋友分手。”思索了一小会儿,最后还是想要把这件事告诉面前的这个人。他一边面色不自然地抓了抓藏青色的短发,一边说道。 

“诶?真的?” 

“骗你干嘛……被骂了一句‘什麽都不明白’后就被丢在这里了。” 

“哈哈哈,那不是跟我一样吗?” 

青峰大辉心想,至少我没被扇一巴掌,但他明智地选择不说出口。他看著黄濑凉太莫名开心的模样,不禁就失神了。该死的,天知道自己有多久没看见这家伙对自己摆出这样的表情了。 

“话说回来,小青峰不知道吗?这里可是著名的分手圣地哦。” 

“分手圣地?” 

青峰大辉仔细地想了一想,好像还真是这样。 

“是啊,据说来这里的情侣,有百分之七十都会分手。” 

“哈?”他愣了愣,“那你明明知道,干嘛还要带女朋友过来?” 

他看见那人的目光又向一旁水族箱内一片蓝盈盈的微光,眼中无波无澜,发觉自己竟在期待那尚未知晓的答案。 

“就是因为知道,所以才来的嘛。”
青峰大辉想说既然来都来了,不如两人一起在海洋馆内继续逛下来。当他这麼向黄濑凉太提议时,很高兴地听见对方同意了。后来他们一起参观海底隧道,黄濑凉太若有所思地看著从头顶悠哉游过的鲨鱼,忽然就来了一句:“小青峰以前好像还说过下辈子想做鲨鱼之类的话呢。” 

鲨鱼?啊,自己好像确实这麼说过。青峰大辉回忆起来了。上次来海洋馆时还是在初中,跟帝光的队友们,那时的自己在通过海底隧道时似乎是说了“啊鲨鱼悠悠哉哉的好羡慕,下辈子要投胎做一只鲨鱼”这类的蠢话。 

所以说海洋馆真的是分手圣地?来过的情侣必分手?他感到他的嘴角在抽搐。 

“我的话,下辈子想做一只水母。” 

“软趴趴的会发光还会电人的那个?” 

黄濑凉太作烦恼状地扶著自己的额头:“……小青峰你怎麼一点情调都没有。”他叹了口气,随后冲着青峰大辉的方向,说:“跟我来。” 

青峰大辉看著黄濑凉太说完话后自顾自地就往前走了,心想给人带路也不是这样带的啊。於是他几个跨步走上去,握住了那人的手。他能感受到那人的纤细的手不安分地在他的手掌中颤抖了一会儿,然而最终归於平静。他能感受到来自那人掌心的温度,比自己的体温稍微低了一些,他只是紧紧地握住。他想,这就够了。 

他说:“带路吧,黄濑。” 

青峰大辉握住了黄濑凉太的手,而黄濑凉太没有选择挣脱开。这就够了。 


他们终於走到水母区。进入深海区后光线就开始转暗,黄濑凉太也看不清青峰大辉此时脸上的表情,他只是趁著青峰大辉目不转睛地盯著随周围光线颜色的改变而改变自身发光颜色的水母时,不著声色地缩回了自己的手。当刚才青峰大辉忽然就冷不丁地握住自己的手的时候,黄濑凉太几乎能听见自己的骤然加速的心跳声。都三年了,他对自己说,三年的时间,理应足够长去平息三年前的一切。但他最终仍旧没有挣开,身体在头脑做出定夺前先行做出了反应。 

他想,或许他真的不想放手。 


“小青峰小青峰,水母有个很可爱的英文名字,你知道吗?” 

“啊?那种东西我怎麼会知道。” 

“是Jellyfish啦。很可爱的对吧?” 

“啥?果冻鱼?” 

“……可以这麼理解。”黄濑凉太接著说,“所以说下辈子真的想做一只水母啊。长得好看会游泳会发光会电击。” 

“还好吃。” 

“小青峰我可以装作不认识你吗……” 

青峰大辉觉得他们彷佛回到了从前。他一直都很享受黄濑凉太围著他转,跟他打闹的那段日子。虽然有时会觉得黄濑凉太聊起天来没完没了就像个少女,有时会觉得他很烦,但其实青峰大辉并不介意。 

因为那是他喜欢的人啊。 

他想起之前被女友,啊,前女友拉去看得那部电影。片名叫《了不起的盖茨比》,大概讲述的就是那个名叫盖茨比的男人追求旧爱的故事。电影本身并不是青峰大辉喜欢的那种类型,但是最后的一段台词他想是耐人寻味的。 

“盖茨比相信绿光,相信久违的希望。希望正在离我们远去,但这不重要。明天我们将奔跑得更快,将我们的双臂伸得更远。终有一日,我们继续奋力航行,逆水行舟,被不断地推回,直到往昔岁月。” 

“喂,黄濑。”青峰大辉不由分说地将黄濑凉太的头扭向自己,他不经意间触碰到了那人左耳一个冰冷的物件。他猜那是一个耳环,而且是青色的。 

“干嘛?”看著面前的人一脸的正色,黄濑凉太开始自暴自弃地想著,顺其自然吧,管他的呢。 

“我叫青峰大辉。” 

“哈?”金发的人目瞪口呆地望向蓝发的人,不明白这个人突然发了什麽疯,想著做起自我介绍来了。 

“我叫青峰大辉。目前就读於亚细亚大学,大学一年级。喜欢篮球。” 

青峰大辉看见黄濑凉太笑了,就在自己面前。 

“我叫黄濑凉太。目前就读於神奈川大学,大学一年级。喜欢篮球。” 

“我下周去你们学校找你。” 

“One on one?” 

“One on one.” 

“好。” 

青峰大辉不顾身旁游客们诧异的目光,紧紧地将黄濑凉太拥入怀中。他听见那人闷闷的声音传入自己的耳畔,似乎还带有哭腔。 

“我等你。” 



在回程的路上,青峰大辉觉得自己真齤他妈幸福到家了。 

他透过公交车的玻璃看见了自己的倒影。一个正在傻乐的傻大个。然而他并不在乎,他开心地想著,嘿,青峰大辉,有一句话是这麼说的—— 

「 上帝是公平的,他在关上一扇门的同时,也为你打开了另一扇窗。 」 


Fin.

 

 

—— 秋实 —— 

推荐BGM:Lady GaGa – Second Time Around

青峰大辉在这家咖啡厅里已经坐了近三十分钟。 

此时的他正一脸不耐烦地用手指敲打著桌面,骨节分明。桌上还摆了一杯已经凉透了却仍没见底的美式咖啡。不放奶精只放半包糖,这是他一贯以来的传统。其实本来是连糖都不放的,不过他的那位同居人总是告诫他喝黑咖啡太伤胃,对身体不好,因此他才半迁半就地搁了半包糖。 

至於青峰大辉为何会如此安分地一个人在这里坐上这麼长的一段时间,也是要归功於他的那位同居人。要不是因为某人的缘故,他一个大老爷们儿才不愿意进这种小情小调的甜品店,来接受青春期少女们殷切目光的洗礼。而现在,那个罪魁祸首居然还敢迟到。 

环顾了一下店内四周,映入眼帘的无一不是甜美可爱的少女系装饰。他不由得在心底唾弃了一番。 

啧,也不知道这种甜品店到底是哪里好。都一个奔三的男人了怎麼还会喜欢这种地方。 

不过,就算奔三了,那个人也比现在自己旁边这群叽叽喳喳的十五六岁少女要来的好看得多。 

他又默默补充上了这样一句。 

不管怎样,都是那个金发魂淡的错,居然敢让自己等他等了半个小时。人民公仆青峰大辉本就能和黑夜媲美的面容此时变得更黑了。或许今晚应该把那人按在墙上狠狠地操他一个晚上。想到这里,他的心情不免愉悦了起来。 

青峰大辉喜欢看见那人红著一张脸,眼角湿润地向他求饶的可怜模样。 

那样的他,会想让人好好珍藏他,保护他,一辈子。 

没过几分钟,姗姗来迟的某人终於抵达目的地。他的身上仍旧穿著机长的制服,连第一颗纽扣也一丝不苟地扣上,乾净整洁。他推开门,随后店内又是一阵新的惊呼。 

无论走到哪里都会招蜂引蝶的家伙啊……青峰大辉咂了咂嘴。 

他看著那人不急不缓地坐到了自己的对面,极具绅士风度地向满脸绯红的服务生点了一杯Latte,心里只想快点把那人制服上碍眼的纽扣一个接著一个解下来。 

“真忙啊,黄濑机长。” 

“哪里哪里,要约你出来一趟也怪不容易的。你说是不,青峰警官?” 

他们二人相视一笑,一如每一个有对方陪伴在身边的夜晚,一如当年。 

“说吧,机长大人。无缘无故把别人叫到这种只有小姑娘才想光临的店里来,到底想干嘛?” 

黄濑凉太将咖啡杯放在桌上。他没有看向青峰大辉,而是选择盯著桌面上残留的小水珠。他轻轻地笑了。 

“我明天要去柏林。” 

“哦。什麼时候回来?” 

“三个月?也许半年。我不知道。” 

不知道?青峰大辉听著自家恋人这般无关痛痒的语气,就不由得感到一阵来气。什麽叫“我不知道”,去他娘的不知道。 

“为什麽现在才告诉我?”对於同居人即将要长期出门远行而自己居然完全没发现这一问题先抛置一边,青峰大辉真齤他妈的想现在就把黄濑凉太压在地板上来几发。 

黄濑凉太只是耸了耸肩:“你说呢?” 

Shit……青峰大辉在那一瞬间仿佛清楚了什麽。他皱紧了眉,想起自己上次因为出任务,结果突然消失了两个多月无影无踪的事。该死的这家伙居然一直记恨到现在。 

青峰大辉觉得他应该尝试著去挽回:“黄濑,你听著……” 

只可惜他被无情地打断:“小青峰,我想你有什麽地方搞错了。我不是你的部下,所以也没有必要每一件事都要向你一一报备。” 

黄濑凉太烦透了现在这种常常一觉醒来连对方的影都看不到,想要联系又怕会被嫌管太多的生活。他只是累了。他想给自己放个长假,他对自己说。他想孤身去一个别的国家,别的城市,去看看一些别的景色,别管是哪里。然后,他可以静下心来,仔细地去思考,或许还可以说是回味,去回味他遇见青峰大辉这个男人后十几年来的人生。 

“可你是我的恋人。”青峰大辉在说这句话时觉得一张老脸都开始发烫,二十八九的大叔在这种节骨眼上居然还会害羞。这是正常的生理反应,他如此安慰自己道。 

“那是一样的,我需要保有我个人的隐私。” 

此时此刻的咖啡店内正回响著Lady GaGa的《Second Time Around》。这首歌属於她早期的作品,有别於众人所熟悉的“Lady GaGa风格”。黄濑凉太想,这是新鲜的,同时,他想他也爱上了它。 


“Last time I thought we have this talk .


Boy you were getting ready to leave . 


I thought baby you have done .


Cause for a while you can barely look at me . 


This time I thought that we'd be fine .


That I'd forget the things that you said .


I tried crossing out your words .


But baby you can not forget the past .” 


俊秀的金发青年认真地倾听著,他听懂了歌词在唱些什麽,他闭上了他的双眼。 

青峰大辉似乎真的有些恼了。他想开口再说点什麽。然而,不和谐的铃声横空劈断了这 
短暂且尴尬的沉默。黄濑凉太仅是朝他的方向默默地瞥了一眼,然后继续喝他的咖啡。青峰大辉只好从口袋掏出他的手机,在心底不断地暗自咒骂著那个不识相的拨号人。 

当他看见来电显示上写著【赤司征十郎】几个字时,顿时感到两眼发黑。 

操……赤司打电话过来……十有八九不会是什麽好事…… 

他郁闷地猜测著是这周需要加班,还是年终奖金扣除,得出结论不管是这两者中的哪一个都会令他想一头往墙上撞。最终,尽职尽责的青峰警官还是选择接通了电话。 

“喂?”他在心中祷告著,一边用余光偷偷望著对面笑得轻佻的黄濑凉太。 

“大辉,有任务。” 

“……现在?” 

“明天。上面命令你去一趟柏林。为期大概三个月。” 

青峰大辉觉得自己从未向现在这般尊敬这个名为赤司征十郎的男人。他心满意足满面春风地挂了电话,忽然就伸出手紧紧地抓住了黄濑凉太纤细的手腕,看著那人一脸茫然,他发自内心体会到原来命运女神终究还是站在自己这里的。 

“黄濑,我刚接了一个任务。明天要去柏林,为期三个月。” 

“……” 

妈蛋……黄濑凉太发现自己算是败了,彻彻底底地。他输得一塌糊涂,而这是从十年前就早已注定好的了。 

此刻青峰大辉正笑得一脸得意。他决定今天晚上要来做点什麽以示庆祝。或许他可以去买一瓶黄濑喜欢的葡萄酒,或许他应该播放那人从初中做模特儿时起就一直喜爱的唱片。或许,做点什麽其他的又或许什麽都不做,这都无所谓。 

因为他们还是在一起的。 


「 看,你是我的,而这是早已注定好的事。 」 



Their stories will be continued , forever. 



“小青峰……我决定打电话给公司,跟他们说我明天的机票要取消……” 

“……你丫逗逼呢?!”

=========================================================

嗯发完了www 其实关于题目那个啊.....本来真的想撸春夏秋冬四个短篇出来的,结果低下的写文效率证明了我办不到.......有时间再说吧其余那两篇⊙▽⊙【喂

第一篇【春华】里提到了,发生在青黄刚上大学没多久的时候。
第二篇【秋实】发生在他们二十多岁的时候。

可以把这两篇联系在一起来看,也可以分开来看,就像平行世界那样,这没关系反正其实这两篇没多大联系w

从阿大的角度来撸文感觉超畅快!我就喜欢写大老爷们卷街巴扎嘿【够

=========================================================

去年寫的文,搬一下......

评论
热度(28)